<bdo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/strike></bdo>
    <acronym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xmp id="ozv4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p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menu id="ozv4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<track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ol id="ozv4z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p id="ozv4z"></p>

      首頁天災:囤滿億萬物資后我躺贏了

      第19章搏一搏,單車變摩托

      手指掉在地上發出的聲音并不大,但此時四周無比的寂靜,這原本不大的聲音,卻響徹了每個人的耳畔,振聾發聵。

      不算寬闊的走廊里,站著二十多個人。

      但這么多人,卻全都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,就連呼吸都放輕了。

      有的人甚至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幾步,滿臉驚恐的看著南辭。

      男人另一只完好無損的手,想要去撫摸那斷了的手掌,卻又根本不敢觸碰,只能在空中不住的顫抖,那樣子就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樣。

      聽著男人的哀嚎,看著男人斷掌處鮮血不斷滴落,南辭將手中的匕首在掌心轉了一圈,頗為玩味的看向所有人。

      “誰還想進我家?”

      沒人吭聲,四下皆靜。

      南辭揚了揚眉,“你們就這點膽子?就這么點膽子是怎么敢來搶我的東西的?”

      南辭往前走了一步,斷了手指的男人連連往后退,卻腳下不穩,直接摔倒在地。

      此時的他再也沒了之前的囂張,因為巨疼而臉色蒼白,臉上也布滿了冷汗。

      他看向南辭的眼神滿是驚恐,但眼底卻又涌動著憤恨。

      南辭并不在意他的憎恨。

      受了這么重的傷,不能去醫院治療,就算不會失血而死,傷口也很容易感染,到最后也是死路一條。

      一個死人的心里在想什么,何必去在意呢!

      南辭只瞥了一眼男人,就看向了劉春華,“劉姐,你剛剛不是一直想讓我出來,說有事兒要跟我說嗎?現在我出來了,你怎么不說了?”

      劉春華嘴角抽搐,看向南辭的眼神,就如同是在看一個魔鬼。

      “小......小南,你怎么能動手傷人呢?”

      一句話說完,劉春華人也鎮定了一些,找回了思緒,“小南,咱們都是鄰居,就算你對大家有什么意見,好好說就是了,怎么能動手傷人呢?你把他的手指都砍斷了,這可是蓄意傷人,你是會被抓起來判刑的?!?/p>

      南辭笑的無所畏懼,“那你去報警??!”

      南辭此言一出,劉春華的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。

      之前南辭沒出來的時候,也說過要報警的話,當時這男人是怎么說的?

      現在根本沒有條件報警,就算真的報警了,警察也不可能來的。

      他們之前敢威脅南辭,踹南辭的門,不也是仗著這一點嗎?

      劉春華悄悄又往后退了一步,“就算...就算現在不能報警,等以后雨停了水退了,我們也是要報警的?!?/p>

      南辭轉了轉手里的匕首,“為什么報警?”

      “當然是因為你砍了他的手?!?/p>

      “你說是我砍的,就是我砍的?”南辭反問,旋即不等劉春華回答,就看向了其他人,“你們說,他的手指是我砍的嗎?”

      南辭說話的時候,手中沾染著血的匕首閃著森寒的光。

      走廊里的光線本就不好,站在那里拿著刀的南辭,看著就更駭人了。

      有那膽子小一些的,此時被嚇的兩股戰戰,連忙搖了搖頭,“不是!我沒看見!”

      有人帶頭,就有人附和。

      接連聽見幾個人這么說,劉春華的臉直接黑如鍋底。

      劉春華咬了咬牙,“咱們這么多人,還怕她一個人?你們可要想清楚了,你們現在不反抗她,那接下來,她就會踩在咱們所有人的頭上。到那個時候你們再想反悔,那可就來不及了?!?/p>

      劉春華這話極具煽動性,但也的的確確說到了一些人的心坎里。

      有個壯漢直接出聲附和,“劉姐說的對,咱們這么多人,難不成還對付不了一個小丫頭?咱們一起上,奪了她的匕首,看她還怎么囂張。咱們這么多大老爺們,總不能讓一個丫頭片子踩在我們頭上拉屎撒尿吧?”

      “說的對!咱們可不能認慫!她越是不讓咱們進去,就說明她屋里的食物越多,綁了她,咱們就有吃的了?!?/p>

      “要是不動手,咱們沒吃的,早晚也是餓死,還不如搏一搏?!?/p>

      聽著他們的話,南辭都要給他們鼓掌了。

      這話說的不錯,搏一搏,單車變摩托!

      面對這么多人,南辭沒有絲毫的害怕,相反眼中閃起了興奮的光。

      她本就會各種刀槍和格斗技巧,身體又被靈泉改造過,力氣和體質都和往日不可同日而語,但一直沒和人交過手,她也不知道自己現在究竟是什么實力,今天倒是能試一試!

      一群人商量好后,同時朝著南辭沖了過來。

      幾乎是瞬間,南辭就被一群人給包圍了。

      劉春華并沒有上,而是默默的退到了角落里,但她的視線卻時不時的朝著南辭的房子看去。

      南辭已經被一群人給包圍了,她家的大門卻敞開著。

      要是這個時候溜進去,是不是就能先挑里面的東西了?

      劉春華正躍躍欲試,眼角的余光就注意到了劉娜娜。

      此時的劉娜娜已經退到了3201的門口,但是一雙眼睛也在盯著南辭的房門,眼中閃著貪婪的光。

      幾個呼吸之后,劉娜娜動了!

      她貼著墻邊,朝著南辭家走去。

      劉春華看見這一幕,也有些著急起來,絲毫不敢落后,也趕緊貼著墻,小心的避開正在打斗的人群,朝著南辭家走去。

      而被一群人圍在中間的南辭,顯得游刃有余。

      這些人別說是奪走南辭的匕首了,甚至連南辭的衣角都沒有碰到。

      南辭手持匕首,在人群中穿梭,就像是如魚得水,每揮動一次胳膊,匕首就會在一個人的身上留下一道極深的傷口。

      南辭的每次抬腿,都會踢中一個人。

      現在的南辭力氣非常的大,全力之下,一腳就能把人踹飛出去。

      南辭不是沒看到往她門口去的劉春華和劉娜娜在,她只是在等。

      等兩人到了門口,就直接將兩人這永永遠遠的留下。

      然而就在兩人走到門口,南辭準備回身給兩人一刀的時候,3203的屋子里突然傳來了腳步聲。

      那腳步聲巨大,一步一步踩在地上,發出沉悶的響聲。

      別說是在場的其他人了,就連南辭一臉懵逼。

      她家里就只有她一個人??!

      現在這腳步聲是誰發出來的?

      正當南辭疑惑的時候,一個龐大的身影從門內擠了出來。

      有魚有花 · 作家說

      上瀟湘書院支持我,看最新更新 下載App
      推薦
      舉報
      gog0西西人体大尺寸大胆高清,国产欧美国产综合每日更新,国色天香日本版在线
      <bdo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/strike></bdo>
        <acronym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xmp id="ozv4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<p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menu id="ozv4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    <track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ol id="ozv4z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<p id="ozv4z"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