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/strike></bdo>
    <acronym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xmp id="ozv4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p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menu id="ozv4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<track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ol id="ozv4z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p id="ozv4z"></p>

      首頁珠寶農妃是團寵

      第一章穿越

      入冬的第一場雪下的就不小,鵝毛般的雪花,從彤云密布的天空中飄落下來,使得整個村子有些陰暗。

      按說冬天的山村相對寂靜,北方的冬季一片冰封,沒有農活,天氣又冷,所以多半是在家里貓冬。

      但此時斷山村里并不安靜,整個村子都被哭聲圍繞著,十幾戶都在辦喪事。

      村東頭老白家院子里也搭著靈棚,靈棚中間一副木板子上蓋著白布。

      旁邊不遠處,躺著一個披麻戴孝的瘦弱女孩,女孩也就是十二三歲,臉龐清秀,額頭一片血跡,此時很是醒目,她懷里還抱著一個白布包的小奶娃。

      她的左手邊跪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孩,哭的撕心裂肺:“大姐,你不要丟下我們不管啊,爹沒了,娘也病倒了,你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,我們也活不下去了?!边呎f著邊把那奶娃子抱在自己懷里。

      另一側跪著的是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,同樣的披麻戴孝,趴在受傷女孩的身上邊晃邊喊:“大姐,你快掙開眼睛吧,六郎害怕?!?/p>

      棺材前邊放了一把椅子,椅子上坐著一個穿了一身黑的農戶老婦人,是這家的當家主母袁氏,也是這幾個孩子的祖母。

      袁氏雙鬢斑白,發髻高隆,一雙三角眼睛透著寒光,由于年歲大了,這眼皮子耷拉下來,看著有些瘆人。

      她拿著手里的拐杖對著地面敲了敲:“別嚎了,咱們白家不能養野種,這孩子保證是不能留的?!闭f完一拍大腿,也哭嚎起來:“我苦命的兒子啊,你怎么就這么走了?扔下這么一攤子,讓為娘怎么活???”

      袁氏邊上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婦人,給袁氏拍著后背順氣:“娘,你別哭了,你別再哭出個好歹的我不也心疼么,爹和大哥二哥去鎮上買棺材了,估計也要晚上能回來,家里這還得您老主持大局呢?!?/p>

      這年輕婦人就是袁氏的小女兒白夢嬌,婆家就在西院姓江。

      白夢嬌三十來歲,長得與袁氏很像,也是三角眼,吊眉梢子,她此時一副看熱鬧的樣子,讓人見了就有些厭惡。

      躺在地上的白云朵感覺頭痛欲裂,她記得三天前自己在古玩市場買了個龍紋玉佩?

      回家發現裝玉佩的盒子里有個夾層,里邊有一張黃色的宣紙,上邊寫了七個古代宮廷秘制藥方。

      因為她本就喜歡研究古代首飾,當初大學也是考了珠寶設計專業,就是為了自己更好的研究古代的首飾,看的古代資料多了,對古文也容易弄懂。

      她一時好奇,就去中藥店抓了中草藥回來對著藥方試著煉制藥丸,七種藥丸,她研究了三天,就弄出來了一顆‘還魂丸’看著面相還不錯,其他六種都慘不忍睹,她想想這些中草藥沒什么有毒的,鬼使神差的舔了舔,結果家里的貓撞了過來,一顆藥丸進肚,就暈過去了。

      她努力的睜開眼睛,嚇得差點又暈了,這么多人披麻戴孝,難道自己死了?

      不對啊,就算是死了,自己一個年輕的姑娘,沒有后人,怎么會有這么多人戴重孝?

      白云朵揉揉眼睛更蒙了,這些人都是誰?這是哪里?

      見白云朵睜開眼睛,她邊上的女孩興奮的喊了一句:“大姐,你醒了?!?/p>

      她右邊那男孩也露出了喜色,用袖子抿了抿眼淚看過來。

      白云朵用手摸了摸頭,很疼,還有剛凝住的血,不過她現在顧不得頭疼了,因為眼前的一切太詭異了,像是看電視劇,可是自己也身在其中。

      她條件反射的對著邊上女孩問了一句:“你是誰?”

      那邊上的女孩怕了,眼淚刷的一下又流了出來:“大姐,我是小草啊,你妹妹啊,你怎么不認識我了?”

      白云朵現在是真的蒙圈了:“小草?我妹妹?那我是誰?”

      “大姐,你是我大姐白云朵啊,大姐你別嚇我?!卑仔〔莩樘橹?,不知道說什么的看著白云朵。

      邊上的男孩也趕緊跟著哭道:“大姐,我是白樹峰,六郎,你弟弟,你記得我不?”

      白云朵皺了皺眉頭:“我這是怎么了?”她確實是白云朵,只是這個環境太陌生了。

      她覺得腦子不夠用了,自己可是國內最年輕的知名珠寶設計師,國際大賽上自己也是拿過獎的,雖然年紀不大,也是見過世面的人,因為經歷比較坎坷,練就了沉著冷靜的性格,不過此時的景象,還是讓白云朵慌了,完全理不清頭緒了。

      “大姐,你都想不起來了么?你跟小姑搶八郎的時候,被荷花堂姐推倒撞墻上了。大姐,你要是真的死了,我們怎么辦?”白小草憋得小臉通紅,這一說又要哭了。

      白云朵現在心里有一個想法:我穿越了,并且自己和這個原主同名。

      忽然她的頭很疼,腦子里閃過了很多的片段,不是自己的記憶,可是一時間,她真的接收不了那么多的信息,越想頭越疼,只能先不想了,她按著太陽穴,好讓自己快點冷靜下來。

      這時候袁氏也愣住了,這丫頭醒來怎么好像說話的語氣和腔調不對了?以前她不敢這么看人的,此時她看著自己的眼神怎么那么陌生?并且怎么好像不認識人了?莫不是傻了?

      邊上的白夢嬌也驚訝的張著嘴半天,才問了袁氏一句:“娘,你說云朵那丫頭是不是傻了?”

      一聽說大姐傻了,邊上那個小男孩白樹峰又哭起來。

      現在躺在地上的白云朵很想裝死,因為都不知道怎么面對這些了。

      可是地上太涼了,這大冬天的,她還是咬著牙坐起來,然后用手撐著地想站起來,可是身子太虛了,加上剛才在雪地上凍著,有些僵了,一下沒起來。

      白小草趕緊把懷里的孩子給了邊上的弟弟:“六郎,你抱著八郎?!比缓笞约悍鲋自贫湔酒饋?。

      白云朵對著白小草點點頭:“謝謝?!?/p>

      白小草看著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大姐,一時不知道說什么了,雖然她心里難受,不過想想人活著就是好的。

      見她站了起來,躲在袁氏后邊的一個十四五歲的,大臉盤小個子的姑娘站出來,對著袁氏道:“祖母,剛才我就不小心推了她一下,她就裝死嚇唬祖母,讓祖母擔心,她怎么這么歹毒呢?!边@人自然就是剛才白小草說的堂姐白荷花了。

      那袁氏一聽白荷花的話,也上來怒氣了,指著白云朵道:“你這個死丫崽子,不就是摔了一下,竟然裝死嚇唬我這老婆子,你個不孝順的東西?!?/p>

      白云朵雖然還在迷糊狀態,但是面對這樣無恥的人,無恥顛倒黑白的說法,她是真的無法忍受的。

      她指著白荷花道:“你過來,我把你腦袋磕出血,看看你暈不暈?”

      養只貓撓你 · 作家說

      上瀟湘書院支持我,看最新更新 下載App
      推薦
      舉報
      gog0西西人体大尺寸大胆高清,国产欧美国产综合每日更新,国色天香日本版在线
      <bdo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/strike></bdo>
        <acronym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xmp id="ozv4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<p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menu id="ozv4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    <track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ol id="ozv4z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<p id="ozv4z"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