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do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/strike></bdo>
    <acronym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xmp id="ozv4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<p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menu id="ozv4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<track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ol id="ozv4z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<p id="ozv4z"></p>

      首頁漁家調

      第二十七章黃亮安排,泛舟湖上的文人妙客

      黃亮三兄弟一聽到是正經事,立馬放下了手中的碗筷,因為主事的是黃亮,黃明和黃安皆看向他。

      黃亮聽到周氏的一番話,心里已經活泛開了,他們現在在府城接的活都不大,普通人家也就是修葺一兩間屋子,若是建房子大多也是建土坯房,都是十來天就能完工的,工錢沒多少。

      可今日周氏說的這活不一樣,又是磚瓦房又是兩座院子,要真的接下來,把這個活做好了,以后肯定會有更多的人找他們去蓋房子,不僅如此,這兩座院子蓋下來,少說也要兩三個月的功夫,這工錢可不少。

      黃亮遲疑了一下,沉吟道:“這樣吧,明天我在家等他們過來,二弟三弟你們四個先過去做活,我跟對方商量一下,看看能不能拖上幾天,要是實在不行,我去找人頂替你們四個繼續干這邊的活,你們四個去接新東家的活,等這邊完工了,我再去跟你們匯合?!?/p>

      這是黃亮目前能想到的最好的辦法,兩邊都不耽誤,而且有他在現場把關,不怕找的人不好好做事。

      周氏聽了黃亮的意思,就知道這活八九不離十了,心下松了不少,臉上也多了些笑容。

      再說顏家父子倆。

      兩人回到顏家之后,顏璐立馬把今日的事情跟全家通了個氣,何氏聽說建兩座磚瓦房大概要一百五十貫錢,心里緊張得直哆嗦,又聽顏璐分析了一通,不得不慢慢接受這個事實。

      顏竹君則在心里默默算了一筆賬,一百五十貫錢大概就是一百八十七兩左右,加上之前花了大概五十兩銀子,這樣下來,大概就是要花費兩百四十兩,當然,這兩百四十兩已經包含置辦家具等等。

      不過這些是沒計算工錢的,算上工錢大概就是兩百五十兩銀子,正好把那箱銀子花掉一半,按顏璐的意思,到時候炎顏正然娶媳婦肯定不會大操大辦,還要裝窮,那樣花費肯定不會超過十兩銀子。

      送顏景泰去學堂一年的束脩是三貫錢,加上筆墨紙硯,一年下來大概也要花個四五貫錢,等顏景泰念個十年書,差不多就是四五十貫,也就是五六十兩,這么說來,那箱銀子夠支撐顏景泰和顏景瑜,以及以后顏正然的兒子念書了。

      再說了,依著顏璐幾人的性子,絕對不會坐吃山空,肯定還會繼續以捕魚為生,只要家中時常有進項,一年扣除賦稅能剩下一些就夠了。當然,這些前提是沒有出現什么大的意外需要用到大筆的銀子。

      算完賬,顏竹君覺得心里的大石好像重重放了下來,沒有壓力一身輕松。

      看何氏還是一臉糾結想不通的樣子,顏竹君便扯著顏竹玉一起去找何氏。

      “娘,我們家要建大房子了,你不高興嗎?”顏竹君無辜地問道,邊上的顏竹玉贊同地附和。

      “沒,娘歡喜還來不及,怎么會不高興!”何氏勉強扯著嘴角,看起來比哭還難看。

      姐妹倆又不是瞎子,一眼就看出何氏心情不好,她們又說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話,只好跑去找顏正茂。

      沒多久顏正茂便拉著何氏說悄悄話去了,顏竹君見此直接不管這個事情了,她相信顏正茂的本事,絕對能在最短的時間搞定何氏。

      果然,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,何氏已經恢復了正常,甚至還有些雀躍的小期盼,那樣子仿佛懷春的少女,真是沒眼看。

      顏竹君干脆翻身睡覺,送何氏一個黑溜溜的小腦袋。

      第二天一早,顏竹君醒過來的時候顏璐和顏正茂已經離開了,這幾天顏正然天天守在家中,也不出去捕魚,他真的是快要憋不住了,只好自己拿著漁網在家附近下網,不管能不能捕到魚,至少能打發一些時間,也讓其他人家看看,他們家也是有在努力勞作的。

      顏竹君習慣了這種情景,吃了個早飯便拿著魚竿坐到顏正然邊上,一個編籃筐,一個釣魚,相得映彰,誰也不妨礙誰。

      不過顏正然總覺得怪怪的,“三丫頭,你怎么不跟其他小伙伴玩?天天釣魚有意思嗎?”

      顏竹君故作深沉地點點頭,看都沒看顏正然一眼。

      顏正然露出一抹玩味地輕笑,“你這樣可是釣不到東西的?!闭f完又喋喋不休地碎碎念,看樣子不把顏竹君說走是不會罷休的。

      顏竹君被他說煩了,扭頭瞪了顏正然一眼,正兒八經地說道:“叔叔可是聽說過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?我等著愿者上鉤呢!”

      “咦!誰跟你說姜太公釣魚的?你這丫頭片子還想當姜太公呢!”顏正然毫不客氣地取笑顏竹君。

      卻不知道不遠處一條輕舟上的人把他們倆的對話都給聽了去。

      “先生,廣信府可真是書香勝地,一個普通的漁家孩子都能說出姜太公釣魚這樣的話,可見這里文風之鼎盛??!”魏東池驚喜地看著顏竹君,眼中全是贊賞,“先生您看,那孩子還是個小娃娃,看樣子不過四五歲,竟然這般聰明伶俐?!?/p>

      被魏東池喊作先生的人乃是南溪書院的教書先生傅李清,傅李清出身貧寒,卻有著真才實學,在科舉中被皇帝欽定為榜眼,做了三十年的官,進過縣衙,登過廟堂,后來辭官到廣信府的南溪書院當先生,也算是隱居了。

      魏東池參加科舉那年,傅李清是主考官,因此他一直尊稱傅李清為先生,這么多年了不曾變過,如今魏東池已是當朝四品大官,這次奉命出帝都到廣信府辦事,傅李清便當了一回東道主,領著他出來泛舟游湖,沒想到竟讓他們看到這么有趣的一幕。

      傅李清扶須笑呵呵地說道:“我在廣信府這么多年了,可不覺得這里文風有多鼎盛,只怕是那人家家里有讀書人,這孩子耳濡目染學會的?!?/p>

      傅李清說話,朝顏竹君他們那條漁船笑著大聲問道:“小孩,你怎么知道姜太公釣魚的?”

      顏竹君被嚇了一跳,扭頭看向輕舟上面的傅李清和魏東池,看他們的裝扮就知道這兩人不是尋常人,不過她仗著自己年紀小,也不膽怯。

      竹籬清茶 · 作家說

      上瀟湘書院支持我,看最新更新 下載App
      推薦
      舉報
      gog0西西人体大尺寸大胆高清,国产欧美国产综合每日更新,国色天香日本版在线
      <bdo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/strike></bdo>
        <acronym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xmp id="ozv4z"></xmp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<p id="ozv4z"><label id="ozv4z"><menu id="ozv4z"></menu></label></p>
        <track id="ozv4z"><strike id="ozv4z"><ol id="ozv4z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
          <p id="ozv4z"></p>